互动游戏,精彩的生活需要互动!
互动游戏

周末侄女小雪来我家玩,儿子知道这个姐姐是美专毕业,搬出他所有的绘画工具,缠着她给自己画张画儿。小雪看到材料里面有几管水粉颜料,欣然答应,那就画水粉吧。
  
  画架支好,纸张夹好,她把一副小碎花的袖头戴在手臂上,然后端坐于画架旁。儿子在一旁看着,偶尔给姐姐递一下颜料。勾线,调色,上色,层层渲染,她不说话,只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画笔,她那样专注,连一向叽叽喳喳的儿子也噤了声。
  
  我坐在他们对面,几乎呆住。一个20岁的女孩,坐在有阳光洒进来的窗前,一笔一笔孜孜画一株盛开的山茶花——不过是画了给小孩儿玩的,却那样郑重其事,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优雅态度。
  
  几年前,我跟朋友在市郊合租了一套房子,后来朋友因工作原因搬走,随后搬来一对带着小孩的年轻夫妇。
  
  他们做大排档的炒菜生意。每天早上,男的去市场批发食材,女的做早饭,中午他们就窝在厨房里摘菜洗菜,傍晚出摊。我从楼下的小客厅穿过,看到装着菜蔬的袋子摆满了整个地板,连过道上也几无落脚之处。
  
  我不禁向爱人埋怨,好好的一个客厅快变成农贸市场了。爱人也无奈,原来只听说他们是做生意的,也不知道具体做什么。我沉默,既然搬来了,也只好宽容些吧。
  
  过了几天,渐渐与他们熟悉了起来。男人的脚有些跛,见了人不大爱说话,只憨厚地笑笑。女人很热情爽快。有一次我停下来跟他们攀谈,看见他们把那些菜极用心地清洗好几遍。
  
  女人说:“这些吃的东西,一定要弄干净,不能让信任自己的人吃出不适来。”我看着她围着的素净围裙,脸上漾着自信的笑容,不禁对他们生出一些敬佩之情来。
  
  周末我出去,下了楼却发现客厅里干干净净,很是诧异,听说这生意在周末收益最好,莫非他们要转行了?那天下午,我却在图书馆一楼的幼儿借阅室看到他们,女人在教孩子看一本幼儿读物,男人坐在旁边,手拿一本管理方面的书正看得入神。
  
  女人笑着跟我打招呼,让我给她孩子推荐几本书。我答应了,然后笑着问她:生意不做了?女人有些羞涩,指指她家男人:他说他们也要像那些大公司一样过周末,让孩子早点受到书香的熏陶,自己也努力学点扎实功夫,将来开家餐饮店,让她和孩子过上优雅的生活。
  
  我听了心头一动,想起自己初到上海那几年,每个周末挤公交去一所大学里补习,拒接加班而去图书馆看书,看画展、听音乐或文学讲座,也同样是出于对优雅的向往呀。
  
  那个一家三口共读的画面,在我脑海里,沉淀成一幅美丽的风景。我曾跟朋友说起这件事。朋友说,大家都一样,走在向往美好的路上。让我们约定,一辈子都要优雅与明媚,到老都美美的,好吗?我回答,一定。
  
  优雅关乎教养、衣着和言谈举止,其实更是一种矜持向上的心灵表现,平凡而不失高贵。平凡的是俗常日子里的种种琐碎,高贵的是对于生活本真的热爱,一场向善向美的倾心追逐。